2019-08-20 11:27:3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报道称,实际上,卡夫卡缺乏自信的性格在《变形记》、《城堡》和《审判》等小说中都有所体现。他并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传世之作,因此决定将所有手稿付之一炬。
百度 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意识没有历史”,认为要把握世界的确定性进而呈现世界与历史的真相,绝不应当从先验的、先在的“应然”这一预设的逻辑前提出发,而必须以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取代“逻辑在先”思维范式。

参考消息网8月9日报道 外媒称,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家图书馆近日展出了著名作家卡夫卡的珍贵手稿。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8月7日报道,这些手稿包括卡夫卡给父亲的一封信件、旅行笔记、使用希伯来语撰写的短文以及充满趣味的草图等。而就在两周前这些珍贵的手稿还被封存在瑞士银行的保险柜里。

卡夫卡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专家展示卡夫卡手绘的草图。(法新社)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馆长戴维·布隆伯格表示:“卡夫卡的挚友马克斯·布罗德珍藏的所有手稿都将被揭开庐山真面目。”

报道称,布罗德是卡夫卡的遗嘱执行人,然而关于他对卡夫卡遗嘱的理解曾引发争议。

卡夫卡1924年去世后,布罗德“擅自”为世界文学史作出巨大贡献——他没有按照卡夫卡的遗嘱烧掉手稿,而是不顾纳粹的追捕逃离欧洲,将这些珍贵的遗物带到了特拉维夫。

实际上,卡夫卡缺乏自信的性格在《变形记》、《城堡》和《审判》等小说中都有所体现。他并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传世之作,因此决定将所有手稿付之一炬。然而,作为他的精神伙伴,布罗德却对卡夫卡的遗嘱作出了自己的解读。他认为,卡夫卡从心底里还是希望所有作品都能够发表,否则他自己“只需一根火柴”就可以毁掉一切。

然而,布罗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秘书埃丝特·霍夫在他去世后也没有按照其嘱托将这些手稿捐献给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等公共机构。布罗德去世后,霍夫将这些珍贵的手稿据为己有,直到2007年去世后又传给了自己的子女。

一年后,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将霍夫的子女告上法庭,通过法律渠道讨要这些手稿。就在诉讼期间,霍夫的后人将卡夫卡的《审判》手稿在伦敦以近200万美元拍卖。

报道称,2016年这场官司终于尘埃落定——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定卡夫卡的所有手稿归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所有。这一判决也得到了瑞士法院的支持,瑞士方面决定将保存在瑞士银行的所有手稿转移到耶路撒冷。

布隆伯格表示,所有手稿最终按照布罗德的意愿得到妥善保管。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后世依然能够欣赏到卡夫卡所有的作品。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